颜艳春:新零售+产业路由器+X,重构世界存量经济

微博 微信

“万物都有裂缝,是光可以照进来的地方”。产业互联网时代,一切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当所有人都觉得BAT不可战胜的时候,我们发现还有一些企业站出来了。本文来自盛景合伙人、eFuture 富基创始人、中国流通三十人G30成员——颜艳春,在“探营数字化创新·贵州茅台”活动现场的演讲,小锦根据演讲内容进行编辑整理,未经演讲嘉宾审阅。

作者丨颜艳春

编辑丨妮可

互联网+X,X到底意味着什么?

我们看到,每个企业都有一个线性的供应链组织。但如果拉高一点,站在孙悟空的云端视角,去观察整个世界时,我们发现,过去在消费互联网时代,好像没有机会了,都给阿里巴巴跟京东干掉了。

颜艳春:新零售+产业路由器+X,重构世界存量经济

“万物都有裂缝,是光可以照进来的地方”。产业互联网时代,一切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当所有人都觉得BAT不可战胜的时候,我们发现还有一些企业站出来了。

有一家公司叫大搜车,这家公司2012年时开了一个两万平米的二手车店,也是它最后一家店,三年后这家店被关掉了。

但去年它站出来的时候,这家公司已是一个一千五百亿的产业共同体,它把11万个二手车店的老板全团结起来了。去年已获得了接近七亿美金的融资。

所以,这一切的背后,对我们意味着什么?

大家都上今日头条,各位有用过趣头条吗?这家公司目前已是七千万用户。还有一家公司——拼多多,用户数已超过三亿人,2017年的GMV已接近一千亿,现在阿里和京东的高层,一天到晚就在研究这些新公司,帝国的大厦已出现裂缝,这一切对我们意味着什么?

颜艳春:新零售+产业路由器+X,重构世界存量经济

再探讨下鞋王百丽,一个一千五百亿市值的公司,连续五年下跌到五百多亿的时候,我所在的盛景母基金投资的高瓴资本出手了。

在去年七月份,高瓴资本接管这家公司不到半年时间,这家公司恢复了增长,营业利润超过了30%,收入居然增加了20%。这一切的背后到底意味着什么?

其实,我们发现出现了这样一群新物种,很多产业里面出现了一种指数增长般的新零售的超级物种。这就是说,人与人最大的差距不是来自于你的财富,你的年龄,你的能力,而是在于你对未来你是怎么认知的,这一切是非常关键的。

颜艳春:新零售+产业路由器+X,重构世界存量经济

在这个未来的过程中,有一个最重要的认知——电商其实已成为旧零售,在电商世界里,我们都知道190现象,就是双寡头的效应,一家公司把整个产业的90%利润席卷而空,阿里巴巴是五六万人创造了接近七百亿的净利润。刘强东好不容易去年挣了五十亿的时候,他还松了一口气,还是把他的物流、金融不赚钱的两块业务拆出去了。

在我写《第三次零售革命》的4年前,我意识到这一切的背后,不是你的对手把你干掉,而今天消费主权的崛起。

所以,今天当ABCD最新的技术,AI我们认为是继蒸汽机、电气之后第三个改变人类命运的一个生产力工具。

但是更大的改变是什么?是区块链——不仅仅是一门技术,我们认为它是第二次可以继互联网之后第二次能够改变人类生产关系的一个新技术。

当云开始转向物计算的时候,转向边缘计算的时候,我们看数据,为什么故意不叫Big data,而叫data,其实,我们发现小数据也开始发挥作用。AI这种最新的力量,重新改变了我们今天对于大数据的看法。

颜艳春:新零售+产业路由器+X,重构世界存量经济

所有这些技术在物联网,产业路由器+X,这个X有可能是今天的一个想法,也可能是今天这些旧零售、旧制造、旧金融、旧餐饮,所有这些旧势力或者旧品类杂交,这个杂交的结果,他们不再仅仅是一个新零售,也不仅仅是一个新制造,今天我们看到,家电巨头美的已经彻底把整个消费者和产业链全部都连接进来。

我们觉得,实体经济跟互联网的相爱相杀,从消费互联网进到产业互联网时代的时候,实体经济和区块链相爱相杀,我们就已从一个信息传递的一个互联网,进入到一个能够财富自由流动,资产能够自由流动的这么一个新时代,就是价值互联网的时代。

颜艳春:新零售+产业路由器+X,重构世界存量经济

所以,这一切意味着什么?平行宇宙诞生了,当我们在讨论古典经济体的时候,讨论茅台这种古典经济体的时候,智慧茅台的战略,他们已开动他们的数字经济体的战略,在里,出现了一个新的运动,就叫共享,叫人类共识的新启蒙运动。

共享,古也有之,今天我们发现这一切,当区块链这个技术跟共享这样一种经济学他们开始相遇,或者说艳遇的时候,我们发现那个XX也发生了。

当二十亿人成就了Facebook五千亿美金市值的时候,每一个消费者创造了数据,但Facebook,或者滴滴,腾讯有没有给你们分一毛钱?有没有?没有。

所以,共享经济体将打破这一切。我们观察,共享这种模型进一步对每个产业会建立一个新的接近零成本,边际成本为零这样一种效应的,我们认为,会成为下一个十年,数字经济体或者说叫数字联邦所建立的这种产业共同体的这样一个纪元。

颜艳春:新零售+产业路由器+X,重构世界存量经济

那么,在这个纪元里面,每一个企业,每一个人的区块链的数字资产将产生巨大的回报。在这个过程中,平行宇宙是要运行的,在古典经济体里面,我们是用GDP来衡量我们的经济规模,在数字经济体里面,我们是用GMV,它的货币,古典经济是法币,在数字经济体它是数字货币。那么,发行单位它可能是一个国家,但是在数字经济体里面可能它是一个产业共同体,它来发行这个法币。

今天观察比特币,虽然跌到七千块钱,但仍然是一个万亿人民币级别的一个共享经济体,在这个共享经济体里面,这是一种共享计算的经济体。它打造了一个全球超越了人类每一个人的信用,超越了每一个国家、欧盟信用之上的一个全球人类的一个信用共同体。

在这个共同体里,有没有一个央行可以监管?有央行吗?有一个国家吗?但它已运行九年了。这个我们称之为一种实验,一个伟大的区块链的实验,已经获得了巨大的成功。

当大量骗子杀进这个市场时,当大量空气币灰飞烟灭的时候,这正是今天所有伟大的技术。我们发现,从科学家的手里第一个会交还给不是企业家,而是骗子。

但是今天,企业家开始崛起,他们开始从科学家、从骗子的手中把这门技术接管过来,开始一个大规模的产业化。这个产业化的浪潮,正是你们的最大的机会。

所以,在共享这种社区通证制的体系下面,会打破过去公司制的、股份制分配方式。

在共享经济体里,我们就发现在瑞典有一家公司叫Desent,在音乐内容社区里面有这么一个模型叫Specify,有iTunes,当你创造音乐的时候,Specify拿掉了30%的钱。苹果公司也诞生了一个最大的接近两千五百亿美金的一个程序员的一个应用程序的共同体,在这个程序共同体里面,苹果拿走了30%。在stem这个游戏的平台上也出现了这么一家平台,stem平台。

两周前,我跟很多游戏公司的老大坐在一起,开始要思考怎么去颠覆这些帝国大厦。

所以,社区通证制开始建立起来。从company到community,从股份制到通证制。我们发现劳动人民开始进入到一个新的大脑分配的一种模型。趣头条能今天迅速的建立七千万用户,他们就是鼓励所有内容的创作方,还有阅读这篇文章的你为这个社区做出了贡献,你可以得十个金币,写了一篇很好的评论,也可以得一百个金币。

就是劳动人民开始参与到,把他们股份里面净利润里面,这些一些利润的话,甚至他的股权在那个经济体里面的30%,他们开始分配给这个社区的所有参与者。所以古典经济和Sharing经济我们认为从货币时代走向数字货币时代的时候,这一切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我们大胆认为,未来所有的企业,要么加入到一个产业共同体里面,要么可能什么都不是。通证经济体能重新去分配整个产业链的上游、中游、下游,消费者、中间商、供应商、工厂、原材料所有整个产业链上的所有的参与方,整个的分配机制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今天我们看看共享从一个可流通的加密数字的一种权益证明,它会成为我们认为世界差异共同体的门票,或者说数字联邦的一种新的语言,在这个新的语言里面,巴非特午餐的时间,到我们记者的采访稿,到农民的钻石,二级市场的股票,我们认为所有这一切,甚至每一瓶茅台都有可能共享。

马化腾去年参加数博会的时候,就跟茅台的老大讲这个逻辑,有没有区块链茅台?把这个茅台区块链化,所以,我们觉得DApp的时代可能到来了,就是去中心化到了,就是颠覆每一个机会的可能性到来了。

颜艳春:新零售+产业路由器+X,重构世界存量经济

DFacebook,D滴滴,DRAMB,D美值,D茅台,这个D不是要干掉他们,而是我们要重新塑造一个新的共同体的世界。

所以,今天想象一下,当二十亿人将来DFacebook这二十亿人他们创造的每一个数据,这些数据变成数据资产的时候,数字资产的时候,那么,每一个人这个社区,他们也许DFacebook社区的所有的兄弟们、团友们、社员们,都能够分享到将来甚至五千亿美金里面的四千亿美金,而这个分享的机制就是Sharing。

想象一下,今天在中国或在全球的经济体里面,其实都面临这样一种现象,就是存量时代怎么去争夺这个地盘。大量企业仍然是处在争夺生存时代,需要用一个伟大的产品去干死对手,去抢夺别人的地盘。

2.0时代就出现了摩根的时代,在一个相对集中的市场,或者整个市场头一百家公司就控制了整个市场的30%,甚至60%以上的市场的时候,我们发现摩根产业并购的方法是非常有效的。但是我们发现,在中国出现了大量的存量经济里面有大量的碎片化的特征,就是头一百名加起来的总市值也不会超过整个市场的10%。中国的零售业我们看到的数据,线下实体经济加起来总的一百强,总的市场份额不到8%。

所以,这一切给了我们很大的一个机会,为什么“大搜车”能在短短三年时间团结60%的二手车的车商们,获得了巨大的成功?

今天我们看到,路由器的模式会帮助我们改变这一切。这个洞察也是我在两年前在写《零售本质》这个序言的时候,我发现7-11这家公司跟我们想象的是完全不一样的,这家公司的人效一百二十万,他跟阿里巴巴的人效能够比肩,能够相提并论。这家公司最神奇的是它的损益表上的毛利率是90%,大家都知道,这就是7-11。

我们心目中对它的认知其实是错的,这是家典型的产业共同体、平台级公司的财务特征,这家公司库存是零库存。它打造了一个产业路由器平台,把两万个夫妻老婆店和一百七十八个工厂,还有一百四十个物流中心,死死的连接进来。

颜艳春:新零售+产业路由器+X,重构世界存量经济

它打造这么一个产业路由器,这么一个共享经济体。把需求端的两万个碎片化的夫妻老婆店跟供给端的这些头牌的大量闲置的工厂,像北海道这家做豆腐的就是一个小作坊,那么它把它们团结起来,但是,它是一个赋能型的平台,它从一个交易性的组织,转型成为一个赋能型的组织。它从一个自营型的组织,转型成为了一个我们称之为共享型的组织。它不再做交易了,交易不是它的事情。

所以我们把它称之为叫B2F,产业路由器平台。这个产业路由器平台里面,它的单店的效率仍然是全球是第一,超过了中国同行的5-10倍,中国最厉害的,东莞的美宜佳,一天大概只能做五千块的生意,但是这家公司一天能做四万块钱的生意。它的毛利率超过了31.6%。

为什么我们说,我们发现这家公司打破了刚才讲的1.0时代和2.0时代的杜月笙模式和摩根模式,想象一下,这是一个很经典的农民种地模式,一亩地打一千斤粮食,要打一万斤粮食,还要搞多少亩地?九亩地,我自己还有一亩地。

杜月笙只不过是抢了九亩地过来,摩根只不过是去买九亩地过来,但是发现没有,他们共同的特征,它的损益表结构改变了吗?没有改变。当它们收入增长十倍的时候,他们的成本也会增长7-8倍,如果整合不好的话,也会增加到12-15倍,我们发现就是这样一种线性组织的话,这种1.0和2.0,今天在一个高度碎片化的市场,谁也干不过是谁的这样一种市场格局下,这一切变成非常困难。

颜艳春:新零售+产业路由器+X,重构世界存量经济

所以,这个曲线怎么没划出来?它出现这么一个指数型的增长的这样一个组织,大量的存量汇集到这个地方,但是边际成本是这样一根曲线,是一个指数递减的,7-11的毛利是90%,它的毛利就10%,它的成本就10%。

所以,产生了一种新黑洞效益,就是通过产业路由器把整个产业的上游、中游、下游全面的数字化以后,所形成的产业大数据,然后,又借助人工智能、算法进行大规模的智能配对,我们发现在每一个产业和品类里面,将会出现这样一种指数型的超级物种。

我们认为,未来最大的产业风口可能就是今天,就是从一个存留市场里面获得的这种巨大的产业共同体的机会。

在这个市场里面,个体和企业大量的闲置资产,从时间、空间、资金、IP、思想、客流、资金流、物流、商品流、订单流都是有大量闲置的,凡有闲鱼就是接口共享,从C2C、B2C、B2B到B2F,如果能把这些碎片的力量汇集起来的时候,这正是今天我们路由器最大的一股力量。

所以我们认为新零售加上产业路由器这种模型的话,是有可能来重构每一个品类,每一个产业。

在这样一个产业链里面,会彻底把那些有钱的出钱,有房子的出房子,有货的出货,有人的出人,有力的出力,就是吃苦在前,享受在后,它把这样一种能力,所以这种能力,总结下来就是B2F的产业路由器,然后最后打造出一个赋能型的共享经济体平台。

那么,在这种平台里面,产业路由器会成为关键抓手,在这个抓手里可以团结一切可团结的力量,不再内求,我们也像孙悟空一样,我们也外求,不再是经营一条供应链,而是经营整个产业链,而不再是重资产,而是大量的轻资产的这个运作。

所以,我们觉得,当大量人类闲置的实物资产或者说虚拟资产的价值通过Sharing和共享经济是完全可能被激活的。在这个激活过程中,我们怎么去培育这样一种指数型的超级物种?值得再探讨。

zhangsan
颜艳春
eFuture富基控股创始人

《第三次零售革命》作者,《下一个十年,一切皆能重来》作者(出版中),富基控股(第一家Nasdaq软件上市公司)创始人,中国流通三十人论坛(G30)成员,正和岛创始会员,曾任中国商业联合会常务理事,中国连锁经营协会常务理事,中国百货协会常务理事。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