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产品到服务,再到能力输出,装备制造业的转型路径探讨

微博 微信

文丨 徐达      编辑丨鹿普禾
 来源丨首席数字官

在“2018中国数字化转型与案例大会(第二季)”上,创智工场创始人、前三一重工CIO吴云峰,与山东泰山钢铁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CIO陈培敦,SAP中国副总裁&首席数字官彭俊松,西安达刚路面机械股份有限公司智能数据服务中心经理霍兴旺,中国重汽集团济南动力有限公司信息管理室主任姜琦,重庆众泰汽车工业有限公司信息部部长唐威等人,围绕“工业企业智能服务转型”这一主题,探讨了装备制造企业的转型路径。

以下是「首席数字官」根据各位嘉宾发言内容整理而成:

图片2.png

(从左往右依次是:吴云峰、陈培敦、彭俊松、霍兴旺、姜琦、唐威)

图片来源:首席数字官

吴云峰:工业物联网的基础是生产线的物联。目前,我们在工厂工业物联领域都有哪些实践,在企业经营与绿色工厂建设等方面取得哪些效果?

陈培敦:作为一家钢铁企业,从企业发展的角度来讲,绿色化、信息化、智能化是传统钢铁企业发展的必然趋势。前几年我们企业搞ERP,进行工厂内部资源整合,能够提高效率,减少库存,满足客户需求,但是现在来看光靠ERP是不够的。产业链不止是工厂内部系统的联接,还有外部生态系统的联接。比如我们生产的不锈钢,客户可能会用来生产刀具,或者高压锅,或者其它产品。打破传统的反馈方式,可以大大缩短耗费的时间。所以我们的互联要打破厂际的限制,进行实时连接。工厂物联已广泛应用于生产数据分析、质量在线判定及智能包装等领域。

对于绿色生产,环保要求越来越严格,所耗费的成本变得更高。各工序的绿色发展目标基本实现,我们每吨钢的环保成本已经达到200块钱左右,全国钢铁的年产能大概9亿吨,绿色发展环保产业是很有潜力的,将物联网应用于绿色发展空间巨大。

彭俊松:谈物联网在企业中的应用离不开工业大数据,从工业大数据的挖掘价值角度可能要分几个层次,工业大数据的价值挖掘就像从沙子里面挖钻石一样,最浅的可以挖出来,但是真正的价值埋在很深的地方。

第一层是工业级的数据采集,工业级的数据采集是物联网采集中最简单的,主要用于检测零部件缺陷;第二层是设备相关的数据,通过对设备故障数据的分析找出故障模式;第三层是对整个业务流程各个环节的整合分析,质量是采购、物流、加工等环节对产品质量带来影响的综合性指标,对整个流程的大数据进行分析和挖掘,可以更大程度上发掘价值。

但是对大多数的企业来说,第一层和第二层很难真正跨过去,今天我们能够看到的从物联网产生的数据中挖掘价值,只是一些浅层次的价值,真正深层次的价值还需要进一步挖掘。而绿色制造,无论是对质量提升,减少设备故障,还是满足绿色环保指标都有帮助。

霍兴旺:今天有嘉宾讲到转型的四个方面:智能制造、智慧管理、智能产品、智能服务。我们公司主要做了两方面,第一个是智能服务,利用物联网进行故障预测,通过物联网把数据采集回来,下次发生故障的时候,将故障数据与数据库关联,分析故障原因。第二个是智慧管理,用采集到的设备数据、以及用户数据、运营数据来指导高层决策。

姜琦:汽车行业前些年有个痛点就是恶意索赔,那时候零部件没有实现联网,很难对零部件进行识别匹配,有些人就钻空子进行虚假报修,不断套取零件,导致汽车厂家误赔假赔损失很大。后来将所有的零部件打上二维码,通过二维码可以进行零部件识别追踪,通过这种数字化的方式大大降低了恶意索赔,每年减少了损失数千万,这是从服务端体现出企业数字化转型的价值。

下一步我们希望通过从服务端到设备的监控降低企业成本,比如设备里会用到的刀具,这种刀具的费用很高,通过对设备的监控,通过主轴振动、转速、扭矩、温度、压力的变化,保证刀具的质量和产品的质量。

唐威:众泰是民企,我们做数字化转型、智能工厂的动力更多是来自于生存的压力。我们面对来自国外或者国内,以及互联网造车势力的竞争,还有内部采购成本、直采成本等方面的压力,压力非常大。我们2016年建设的数字化工厂,今年上半年已经开始投产,整个信息化系统已经搭建完成,包括ERP、MES 等。但是系统建成只是走了第一步,下一步是如何把系统、平台利用起来,不断地创造价值。

吴云峰:我们对未来做个预测,各位认为无人化驾驶预计什么时间实现?

唐威:我个人觉得无人驾驶的实现需要8~10年,也就是2028年。因为现在很多企业也都在试验阶段,真正到商用需很长的时间磨合。

姜琦:无人驾驶卡车目前我们已经有了,但还属于试验阶段,要实现商业化,以及交通管理制度机制、外部环境等方面的完善也需要一个过程。

霍兴旺:我认为10年是有一定依据的,但是工程机械应该比10年短一点,比如挖掘机挖鱼塘设,它可以是自动的,你给它设定一个轨迹,它就会把这个鱼塘挖挖出来,但是在一些高难度的领域,实现起来还有一定的难度。

彭俊松:咨询公司的报告指出,到2035年大概有15%的汽车会实现自动驾驶,普遍认为2035年是一个节点,这个转换过程会非常长,保守估计需要15年。   

陈培敦:钢铁行业是一个典型的流程化行业,无人化钢厂的实现难以预测,但是库房的无人化,预计需要五年左右的时间。再一个就是无人质检,现在有些生产线已经实现了无人质监,要全面普及还需要一个过程。

吴云峰:未来到2025年,您觉得您的产品软件价值会占到产品的多少?

陈培敦:2025年应该是我们国家提的一个时间节点,对钢铁企业来说,我们已经明显感受到数据资产的价值,已经不单纯的设备和产品了,数据、软件在所占的价值可能会占到30%,将来我们输出的可能不止是产品,还有技术和服务。

彭俊松:到20230年,D级车的价值中有30%是来自于软件成本。

霍兴旺:我正在做的就是向后服务延伸,也就是向软件延伸的,我希望未来软件给公司创造的价值每年都有递增。现在我们软件创造的价值大概是1%,我希望以后每年能增长3%到5%,五年之后能达到20%-30%。

姜琦:重卡是一个重资产,本身价值很高,软件创造价值会很多,但是这个产品当中,软件的价值不会超过20%。但是未来它无形的价值肯定逐渐上升,因为向服务转型的过程中服务的价值是无形的,能达到50%,但是从产品包含的软件的价值应该不会超过20%。

唐威:到2025年,我认为应该是40%,因为在这个发展过程中,材料的成本是一样的,要生存发展,就要靠差异化的软件,优化自己的产品。

吴云峰:您觉得您未来五到十年您最想做成的一件事是什么?

陈培敦:我最想做也正在做的是中型钢厂和城市相互融合共生发展,将钢厂打造成既出优质钢材,又为城市提供冬天供热、夏天供冷,消纳城市废塑料、污水等废弃物服务功能的绿色智能生态型钢厂。

彭俊松:未来十年我最想做的一件事情是陪伴中国的汽车产业走向成熟,并在商业模式转型的过程中,通过软件赋能留下烙印。

霍兴旺:我的目标是把中国所有的工程机械,十年前生产的,十年后生产的,都把它连接起来,我希望通过我的努力,行业的努力,把所有的工程机械给连接起来,让工程机械的利用效率更高,更节能环保,形成一个统一的大平台,成为国家标准。

姜琦:我的目标是希望未来十年无污染的能源汽车能够普及,通过软件系统使汽车能够更安全的行驶,没有故障。

唐威:我是希望未来五年汽车实现定制化生产,未来十年实现汽车由卖产品向卖服务的转型,结合用户的需求,提供更人性化、差异化的服务。

吴云峰:好的,谢谢各位专家。未来十年,我的梦想是帮助100家企业实现智能制造和智能服务的转型。

zhangsan
首席数字官
锦囊专家数字化转型自媒体

首席数字官(Chief Digital Officer),让数字化转型的趋势洞察、前沿科技应用、模式创新、优秀案例、领军人物,变得触手可及。首席数字官是锦囊专家旗下的新媒体平台,汇聚万名平台专家智慧,成就CDO!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