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一汽-大众:深耕数字化创新,大象正华丽转身

  • 2021-09-25

来源是丨腾讯新闻

相比钢铁和汽油,“比特”与“电流”正撑起汽车新的骨架;“十四五”规划中,发展数字经济已被提升到国家战略高度——值此背景下,国内最大的乘用车企业,一汽-大众All in转型,三十而立,立在数字化新篇。

早在4年前,2017年一汽-大众就开启数字化变革,打破汽车业百年来传统生产方式,推动产业链升级。如今,在经历全方位、多角度、全链条的数字化洗礼后,这个年销超200万辆的大象已华丽转身,闻“数字”起舞。

从意识到技术,全面数字化洗礼

数字化正快速实现从“术”到“道”的跃迁。以往的数字化本质上其实只是信息化,算不上真正的数字化”,是一种战术;如今的数字化是思维革命,是战略行为。变革浪潮下,一汽-大众管理服务部承担起了公司数字化转型的战略中枢。

一汽-大众管理服务部总监窦恒言直言,“时代在变,用户在变,多优秀的企业也都需要变革,在众多变革方向和方法中,数字化变革对于一汽-大众来说是重中之重的方法与方向。这个过程中,管理服务部正牵头推动公司由传统的职能式管理模式向流程式管理模式转变。”

一汽-大众管理服务部总监 窦恒言

某种程度上,这是一场山呼海啸般的变革,从全球市值排名前十的企业来看,已全部从之前从事的能源、金融、制造等传统领域,逐渐转变为互联网、科技等数字经济领域。问题在于,企业数字化转型到底该怎么转?从埃森哲发布的“2020中国企业数字转型指数研究”来看,数字化应对有方的企业只有11%。大多数只是将数字化简单地理解为营销工具,而忽略了底层逻辑。

“数字化革命一定是一场观念和思维的革命,从组织到机制,从流程到人才,缺一不可。”这是采访过程中,笔者留下的深刻印象。某种程度上,数字化转型就是一把手工程。

2016年,大众发布“2025战略”,开启电动化与数字化进程;2018年,一汽-大众发布“智行·新境”主题,宣告电动化与数字化加速;2019年,一汽-大众对销售网络进行全面升级,提供多项数字化、智能化服务。倘若要为一汽-大众的数字化变革加一个注解,那就是全方位、多角度、全链条,是一次从意识到技术,再到决心的全面洗礼。

窦恒言说:“虽然数字化转型不容易,但整个公司形成合力,只要方法对了,功夫到家,大象一样可以起舞!

没有终点,一直在持续探索

从传统向数字化转型过程中,最关键的要素在于“用户”。

传统企业的商业模式关注成本、质量,而新的商业模式更关心的是个性化的用户体验和服务,以及时效性和便捷性。梅特卡夫定律中提到,获得更多用户也就获得了更多机会。因此,如何从业务和数字两个角度考虑以客户为中心,为客户提供最优的产品和服务,成为一汽-大众数字化转型的根本和驱动。

采访现场,管理服务部OTD战队队长张乔拿出手机,通过OTD电商平台,完成了对一台奥迪A4L的个性化下单,虽然颜色、配置千差万别,但系统仅用一秒钟就算出了向用户交车时间,而且还能实时查看车辆生产情况和进度。这是对数字化最直观的呈现,也是系统变革的真功夫。

作为公司数字化变革的牵头人,窦恒言谈到了自己的心得,他用八个字来形容:如履薄冰,小步快跑。他说,数字化变革同样是一个守正创新的过程:变革的同时,保持领先不动摇;创新不是改进,是对整个系统的再创。他强调,数字化转型,其实就是业务的转型。采用业务能力和业务流程上“纵横贯通”、顶层设计和问题识别“上下结合”,去解决业务的问题、业务的根本性问题解决了,再沿着数据思路建设数字化系统、构建数据底座,自然就能达到数字化转型的效果,实现业务的高价值、低成本、高质量交付。

在管理服务部,对数字化已经达成一个共识,那就是:数字化是一个没有终点,一直在探索的过程。这个过程中有很大的不确定性,现在要做的就是立规矩、定方向、制原则,以确定性来对应不确定性。在笔者看来,思维核心与丰田TPS精益生产方式的核心“kaizen改善”一脉相通,从根本上说也是一项以“能率”为核心的改善机制。

举一个例子,在数字化加持下,一汽-大众成都工厂的物流面积减少了将近80%、物流费用降低了67%、人员减少了50%以上,一辆车节约成本700元。“并且这个数字未来还会扩大”,窦恒言兴奋地说,一旦数字化能够在全公司流程走通,将带来巨大的商业价值,不论是产销量、产值,还是利润都将会大幅提升。

未来可期,现实中的多方成果已触手可及。仅在购车服务方面,一汽-大众打通了云展厅、企业微信专属客服、ID.Hub等线上触点,还快速拓展全新数字展厅、主流商圈的品牌体验空间、快闪店等线下渠道为用户提供全触点的信息服务和购车体验。生态布局方面,一汽-大众全面推进“3M生态布局”,陆续成立了摩捷出行,摩斯智联、开迈斯充电公司,多维布局构建全场景用户服务生态。

对一汽-大众来说,尽管数字化转型带来了不适应与磨合,但随着改革逐步深入,ID.系列产品快速上量,构建全新的纯电产品和生态将进入利好释放期。正如窦恒言所说,尽管数字化转型道阻且长,但一汽-大众会一直探索下去,一定能为自己、为汽车业探索出一条最佳路径。“大象跳舞,我们是有底气的。”

回到采访之初笔者的疑问,传统汽车业的数字化变革到底该什么样?对一汽-大众来说,它不是简单地修补改进,而是一次思维革命、一次效率革命,最终呈现出更为优秀的经营结果。

“转型新势力”,是决心更是未来

颠覆性创新的时代里,最忌讳的就是拿着旧地图去探索新航路。公司成立30周年之际,一汽-大众以“启新”为行动纲领,不断开拓新的界面。

尽管汽车业并非原生数字化企业,但一汽-大众正快速与阿里、华为头部科技企业对标学习。通过引入敏捷文化,对客户需求进行快速、高质量交付;成立包括OTD战队、Super战队等数字化战队,用敏捷方式高效支持业务发展。在推进公司变革的同时,管理服务部的能力、意识和方法也在变化,并且是变得越来越完整。

种种创新举措中,让人特别眼前一亮的是,一汽-大众数字化人才培训转型项目。

随着汽车快速迈进软件定义时代,一汽-大众开始深度思考数字化团队能力的搭建。这里既有对数字化人才的迫切需求,也有现有人员的转型和能力成长的需求。在这样的背景下,一汽-大众与阿里和中软国际达成深度战略合作,开启了跟互联网公司和专业的IT培训机构的合作模式,盘活现有人力资源,为企业数字化转型系统地培养人才。

这是一汽-大众截至目前周期最长的精细化运营脱产培训项目,被视为公司数字化人才转型重要的标志性的历史开端。该项目首开先河,放眼全行业都是第一家。

据了解,这批被称为“转型新势力”的60名培训生,是从公司700多报名者中过关斩将脱颖而出,他们集结到国内数字化培训的顶尖机构进行了为期11个月,全封闭高强度的培训,目标只有一个:成为支撑起一汽-大众数字化转型的新势力。

从去年8月至今年7月,“转型新势力”们已经完成了学业全部回到公司,从原来的生产制造、工艺规划等岗位,转入相关部门从事数字化业务。某种程度上,他们就是一汽-大众内部的新势力,正生根发芽形成一股更强大的数字化力量。看到他们,也就看到了一汽-大众的数字化决心和未来。

  • 新闻
  • 案例
  • IT/互联网
  • CIO
  • CDO
  • IT
  • 汽车
  • 数字化

推荐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