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小英:数据管理与能力构建——传统企业的数字化转型

  • 首席数字官

  • 2020-11-10

  • 来源:

文 | 董小英 编辑 | 张齐齐

来源 | 数字产业创新研究中心

随着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技术的发展,企业数字化转型浪潮愈演愈烈。近年来,国家提出数字强国战略,把数字经济作为中国增长的新动能。企业应该如何做好自身的“数字化能力培养”,在这场无硝烟的竞争中取得胜利。

在百望云联合数字产业创新研究中心、锦囊专家共同举办的《弹性跨越 数创未来 2020中国企业数字化转型论坛》活动中,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教授、数字产业创新研究中心主席董小英老师进行《跨越能力陷阱——企业数字化转型的机制创新》的演讲,为大家答疑解惑。

以下是演讲实录 ↓ ↓ ↓ ↓

一、企业数字化转型的背景



企业数字化转型的背景如何理解、设立怎样的目标、需具备哪种能力、转型要素有哪些。在转型发展过程中,从人类大的发展格局来看,每次文明的迁移都是由技术驱动。英国纺织技术使农业文明走向工业文明,美国信息技术使工业文明走向信息文明。而现在,随着中美德数字技术的发展,信息文明正在走向绿色文明。可以说,当今世界经济转型的关键节点就是新一代的数字技术。

在将来,新一代的数字技术会有巨大的成长空间吗?这是全球具有战略眼光的领导人高度关注的问题。此次新冠疫情的发生,再次证明凡是有线上能力的企业和线上能力非常强的国家在受到创伤后,恢复的速度都非常快。疫情期间,全球的数据流量增加了25倍。在一些发达国家,员工疫情期间不能上班的情况下,管理人员在家就可以检测工厂的生产过程,包括自动化的制造、智能工厂的制造。可以说,数字技术驱动下一轮的经济竞争,数字技术是战略抓手。

泰安作为山东省的智能制造重镇,虽然城市不大,但在智能制造方面投入很大。他们专门成立由六名院士组成的专家委员会,来推动智能制造发展。将来整个制造体系,即供应链以及使用的能源一定得是绿色,而绿色供应链就是靠数字化来实现。所以,将来如果线上能力不足,会在发展中遇到非常大的困难。

近10年来,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智能手机的出现和在线交易能力的提升为我们的衣食住行提供了巨大的便捷。从全球发展来看,移动互联网铸就美国巨大的四到五个在线企业板块。以往,中国对技术发展的认知比较延迟,但现在,中国年轻创业者的反应速度非常快。中国和美国的平台性企业,现已经涨到全世界的90%,欧洲只占到4%。将来,基于平台的竞争会在各个行业领域无处不在。特别是工业互联网,工业制造业的在线化、平台化、数据化以及智能化的体系孕育着数万亿美元的巨大的市场的规模,是全球竞争的制高点。例如美国对中国华为5G的针对和禁止,体现了科技竞争的惨烈,大家争先恐后在竞争中占据领导地位。

数字经济最核心的两个方面:平台和数据。作为财务人员,不在竞争战略的一线,感受不到数字化转型投入给企业带来怎样的价值,财务人员做数字化负责人时,才会推进有力。当然,有时财务人员对数字化价值理解不到位。因为数字化的投入,需要3到5年才产生带动效应,不能为企业快速的带来现金流,所以财务总监在数字化投入上可能持反对意见。实际上,如果企业没有这样的能力构建,整个企业的速度就会慢下来。

平台企业最重要的一个功能就是基础设施。比如我们无法想象离开手机的生活。对于一些年轻人来说,出行时宁愿做高铁也不坐飞机,脱离不了WIFI的环境。另外,手机的功能越来越多元,越来越多的功能都集成在手机上。平台企业的边界拓展能力非常强。比如滴滴出行,我们即可以说它是科技行业也可以说是出租行业,但本质业务还是交通出行。滴滴服务占到中国市场的97%。作为出租公司,如果没有平台,业务不可能做到如此广泛。同时,边界甚至可以跨境。比如蚂蚁金服计划上市,当掌握了海量的客户资源的时候,跨界变得比传统行业要容易,并且这样的企业保持一种高度的开放性。企业打造巨大的生态组合,生存能力与竞争力都会大大提高。

近年来,数据的量增长迅猛。根据联合国贸发组织的统计,我们看到中国的年均数据在逐渐增加,占比达到41.9%,超过世界其他国家。中国的数字经济已经开始提速,而且市场容量很大,数据密度很大,对未来人工智能的发展打下坚实基础。例如,阿里巴巴已经成为最大的数据平台,在后疫情期间也开始像世界其他地方拓展,和亚马逊形成直接竞争关系。

讲到中国经济发展的要素,资本、人才、土地和技术都是关键性要素,这么多年,国家第一次从战略角度提出数据是生产要素。中国过去30年的发展靠自然资源驱动,但这些资源逐渐枯竭。最近提出生产要素是关键性的,要将其市场化。数据资源从不同的视角去开发,隐藏的价值都可能被挖掘出来。这意味着数据资源的价值取值不尽、用之不竭。数据就像阳光,具有普惠性。但是,做数据挖掘处理和数据分析的人才匮乏。根据CDO调研结果发现,某些领导对数据部门要求很高,但投入不够,说明了上层领导缺乏数据的战略价值意识。

建立平台以后,将所有交易沉淀在平台上,通过数据的采集、清洗和整合,形成数据看板,将数据可视化,形成多元数据看板。企业根据这些数据改善管理。通过数据驱动产品创新,降低成本,提高效率,实现数据洞察,发现新商业价值。企业实现数据驱动业务和数据驱动管理,实现数据的增值。这个时候中国的整体经济开始转向数字经济。当然,实现成熟的数字经济,我们还有漫长的路要走。

企业数字化转型面临着内外两方面压力。现如今,客户要求越来也高。比如,用户对下载速度的要求很高,速度要快、广告信息投放要精准,和用户需求匹配。基于客户需求,供给端即企业就要进行良好的交互。在人工交互或者机器人等智能交互后,想要提高速度,就需要进行整合,建立数据和信息系统连接的数字神经网络,消除信息孤岛。


那么,信息化与数字化有什么不同?信息化是局部流程、局部环节和局部资源。以财务工作举例来说,当采购或销售出现违规行为,工作人员只能做事后管理。ERP系统出现后,可以控制超预算行为不发生,变成事前管理。但今天,只是财务流程数字化还不够。企业要做到设备的数字化、生产过程的数字化、客户服务交付的数字化和物流的数字化。所以,数字化在速度、广度、深度、精度、强度和细节六个维度都是在信息化基础上进行非常大的拓展。

二、企业数字化转型的目标

生存和发展是数字化转型最底层的目标,企业数字化的本质还是要解决企业管理中的痛点。例如财务数据的核算要快速且精准,就是把数据整合的速度加快。例如业绩部门年终发奖金时,基于数据来给出业绩的驱动指标。所以,数字化可以带来怎样的生态?基于长期的企业数字化研究积累,总结出企业数字化转型的“六不”目标:

1、产品服务不淘汰。很多产品没有智能化能力,很可能就会被淘汰。

2、管理决策不犯错。以前企业决策依靠人的经验,现在依靠机器识别,精细化程度明显增高。

3、价值运营不掉链。在供应链整个体系中,有很多的问题和梗阻,价值链和供应链的数字化,要打通这些梗阻,快速的做到上下游的无人交易,基于全机器流程,结果真实及可信。

4、客户服务不落伍。即线上服务,客户体验至上。

5、商业模式不翻车。现在的数字原生企业就是商业模式创新的典型代表。所以商业模式要重点考虑如何实现在这种这种颠覆式的变革中不翻车,锁住客户和争夺市场。

6、生态伙伴不掉队。在生态中,我们的合作伙伴都是并行的,如果你不在线上,别人在线上跑得很快,你可能就要掉队了。


经调研,企业的信息化和数字化过程中,最受益的就是报销问题。以前报销流程繁杂,没有数字化的过程支撑,给财务人员带去很大的麻烦。经报销过程简化后,大大提升整个企业的效率。IT行业互联网行业称作数字原生企业,因为在客户、员工上网等都会产生数字轨迹,而传统企业没有数字轨迹的支撑。所以,数字化转型对于传统行业来说挑战更大。传统行业数字化转型,既要把传统的事做好,还要像互联网企业一样,管理好所有的资产,即先把所有的资产数字化,包括财务资产的数字化。对于互联网企业,本身就有数字孪生。它依靠大量的消费者,描绘出用户画像,画像越多越细致,推广就越精准。在这个过程中,会积累大量的数字资产。比如阿里数据中台,上联服务市场拓展,下联基础数据是极其关键的战略资产。它的数据分析能力非常强,数据汇集量越多,平台价值越大,获取数据的便捷性越高。如果传统企业不做转型,慢慢就会被数字化企业淘汰。


对传统企业来说,要做数字化转型需解决四个问题:

1、速度:决策的速度,供应链的编排。转型速度方面的关键问题是思维认知的问题,企业的高层领导要组织变革。

2、范围:对象与过程,边界和生态。过去传统企业的内核都不是靠数字化来做,这些过程要数字化,就需时间和精力的花费。

3、规模:弹性与伸缩,模块与复制。将平台的技术能力复制到所有的分子公司甚至客户,打造一个数字化生态,用数据创造价值。数据管理第一次做起来很难,但是复制利用的成本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4、价值:商业模式,价值分配。其一,通过数字化转型,新旧数据随时调取,各种指标精准测量,实现数据资源的重用。其二,资产可以复制,数据可以输出。通过控制平台架构,进行商业售卖来收取一定的费用,降本增效。数据的价值链给企业带来创造价值。其三,能力的建设中最难的数据管理,以前财务部的纸面数字变为数字化表示。

三、企业数字化转型的能力

数字管理价值链由六个环节构成:数据采集、数据标准、数据质量、数据整合、数据分析、数据文化、数据价值、数据资产和数据采集。

对于数据采集,以前都是靠人工录入,容易出错且容易作假。所以,数据采集的关键是人工介入越少,数据越真实可靠。将来整个供应链的交易都会靠机器自动进行数据采集,确保数据的真实性、可靠性和高效,形成清洁、完整与一致的数据湖。

对于数据质量,包括五个方面。第一,数据真实,尤其对财务人员来说,不要做假账。第二,数据可得。第三,数据具有可解释力。数据量大,却不具备数据分析,则数据没有价值。第四,数据可靠。数据要展示企业的真实运行情况。第五,数据共享安全治理。企业应考虑数据政策、数据整合和数据分享。确保数据不被一个部门垄断,避免产生数据治理问题。


数据质量的管理框架也尤为重要。企业要对质量进行策划、控制质量、改进质量、测验质量。在这个过程中,要发展源数据和主数据,企业部门要分工明确,职责必须标准化。

另外,就是资产数据化。要把表单整个流程全部数字化,这件事要花费时间去做。特别对于传统企业来说,数字化就是一场马拉松。因为要把整个过程和资源一步步数字化,是一个持续投入过程,但也是企业数字化最重要的力量积蓄。买好设备、加人工智能、语音识别等都不是真正的数字化。数字化就是整个业务的底层,数字化转型过程中,先进行资产数据化,资产数字化以后作为管理运营工具,后边才能实现数据增值。

企业业务部门和IT部门要做到数据共享,确保业务部门可以及时得到想要的数据和信息。比如华为,新员工刚上任,也可以立刻获得客户的背景甚至喜好。比如设备的维修历史,潜在问题等数据可以清晰呈现,帮助人员精准维修。

对于财务人员来说,数字化转型既是机遇也是挑战,大家要高度重视转型压力。在全要素、全过程、全链条和全领域的财务数据集成过程中,财务的视角会更大,获取数据更多。以财务为核心和整个业务环节对接的整合过程,即数字孪生,将来企业所有方面都会和财务发生关联。现在农业、建筑业、传统制造业等很多企业都提出个性化和数字化。在将来行业的发展中,所有岗位都需要数字化技能,所以大家要高度重视,如果不做自我转型,数字技能没能掌握,工作中就会产生问题,就会被行业淘汰。

四、企业数字化转型要素

这次疫情大大提速了全球企业的数字化转型,但困难也随之而来。在数字化转型过程中,每个企业的能力是不同的。对于有些企业,只依靠单一的逻辑思维和知识体系来运行发展,沉浸在舒适区内,陷入能力陷阱。当企业想要有所变革,就需要找到自身的能力缺口,即增加新理念,新技术,寻找新的发展空间。实现新技术和材料之间的融合,就打破了能力距离。财务人员不一定去做销售数字化的工作或研发,只需把财务的能力和数字化深度结合,经基于底层财务的管理体系数字化以后,加速企业转型。所以,对财务人员来说,强项还是才能,加之数字化的手段,消除能力距离也不是很难实现。

在数字化转型的新能力构建中,中小型企业缺人才和知识。数字化过程是变革和创新的过程。企业也有很多担心,比如数据隐私问题。对创新型企业来说,主要是行为约束。经调研,在词频统计中,我们发现,企业数字化转型最大的问题就是缺少数据方面的人才。数据、思维和业务都需要我们在数字化过程中克服。

最后,在数字化转型过程中,大家要具备企业家和二次创业精神,目标明确,持之以恒,坚定的向前走。数字化转型的趋势不可更改。以上就是今天和大家分享的内容,也祝大家的企业数字化转型行得通!谢谢大家。

欢迎关注新书《变数-中国数字企业模型及实践》和即将出版的新书。↓ ↓ ↓ ↓



  • 观点
  • 农业
  • 采矿
  • 制造
  • 食品饮料
  • 烟草
  • 鞋服纺织
  • 家居家具
  • 化工
  • 钢铁
  • 机械装备
  • 汽车
  • 能源
  • 建筑
  • 批发零售
  • 交通物流
  • 住宿餐饮
  • IT/互联网
  • 通信
  • 软件信息

推荐

    我要评论

    首席数字官

    锦囊专家

    数字化转型自媒体

    锦囊专家 数字化转型自媒体

    首席数字官(Chief Digital Officer),让数字化转型的趋势洞察、前沿科技应用、模式创新、优秀案例、领军人物,变得触手可及。首席数字官是锦囊专家旗下的新媒体平台,汇聚万名平台专家智慧,成就CD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