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小英:从洞察到预判,数字化转型的能力缺口与构建

  • 首席数字官

  • 2021-03-16

  • 来源:

文丨董小英 编辑丨张齐齐

来源丨首席数字官

3月5日,【2020-2021中国数字化年会】在成都盛大召开。开幕式暨中国数字企业CEO年会上,数字产业创新研究中心主席、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荣休教授董小英带来《从洞察到预判:数字化转型的能力缺口与构建》主题演讲。


2020年12月,由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与锦囊专家联合推出的《2020年中国数字企业白皮书》线上发布,分为三册:2020年度篇、数字企业领导者-快速追随者-缓慢采纳者对标篇、数字企业三年发展对标篇。在内容研究过程中,团队着重关注企业数字化能力构建情况,基于大量的数据和案例,洞悉问题、做出预判(对于十点洞察的详细解读,请参见2020数字化转型十点洞察;锦囊视频和老不董课堂上、中、下)。

洞察-能力缺口

能力缺口一:领军企业增长缓慢

据三年的企业跟踪调研情况,在数字化转型的道路上,观望者企业数量占比大幅减少,大量企业成为快速追随者,而领军企业数量增长缓慢。可以看出,中国企业追赶数字化转型的速度非常快。

在数字化转型过程中,谁是真正的领先者。根据上千个样本得出,由于数字化转型需要投入,大企业在领先者企业中占比较大。这些企业必须不断促进自身管理体系的变革,且具备一些共同特征,比如一把手高度重视、数字化转型部门的地位相对较高、与政府合作关系密切等。

能力缺口二:数字化技术创新研发能力弱

大多数企业数字化转型需要解决的问题有三方面。首先,解决企业内部管理问题,实现自身的降本增效;其次,提高客户的满意度、忠诚度和客户交互能力;最后在市场中展现自身竞争优势。

调研中发现,领先者企业的市场优势已经开始显现,缓慢采纳者企业和快速追赶企业还在解决内部管理问题。企业数字化转型和国家发展的过程中遇到相同的能力短板,即数字化技术创新型应用和创造性开发的能力相对较弱。

能力缺口三:信息化管理基础更需扎实

调研发现,目前多数企业内部管理基础尚未牢固,目前使用最多,投入最多的技术仍是管理信息系统。对于传统企业来说,特别是制造企业来说,数字化是信息化的延伸,信息化过程无法跨越。未来投资最多的技术是大数据分析与挖掘、人工智能、云计算等。

能力缺口四:工业物联网连接度相对薄弱

工业物联网物体的连接方面,对企业来说仍是短板。从生产端数据采集情况来看,企业在边缘端数据的接入、处理和兼容方面具备优势,不同设备接入网关相对较弱,工业物联网的发展需要时间。

能力缺口五:异构数据分析能力弱

企业基于结构化数据分析能力较强,非结构化数据实时处理能力相对不足。此外,通过数据对市场、消费者进行洞察的能力较弱,而这恰恰是数据生产商业价值的最重要部分,也是数据利用最前沿的部分。

能力缺口六:中小企业数字化转型困难


调研发现,数字化转型缓慢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在能力构建上以及在绩效指标上与领先企业、快速追赶企业差距较大。在工业互联网体系建造生态的过程中,中小企业在平台的多样性、独特性和长尾效应会发挥重要作用。因此,帮助中小企业解决数字化转型困难,降低加入成本的成本,提高平台治理的全面性和保障相关利益者的诉求,是平台企业、政府、IT提供方需要特别关注的问题。

能力缺口与数字化能力构建评估矩阵

能力缺口有两个测量维度:能力距离和能力强度。能力距离指所需能力与现有能力的关系,所需能力与现有能力越接近,企业补齐能力缺口的难度越低(风险较低);能力距离越大,获得新能力的不确定性越高。能力强度指自身优势和竞争对手比较,具有能力优势还是劣势。下图为能力缺口与数字化能力构建的评估矩阵,企业可以根据这个分析框架,确立数字化转型中能力构建的优先度排序,从而推断能力建设中的风险和价值。在我们所做的案例调研中发现,企业可以采取渐进模式,从熟悉的领域做起,确保数字化项目的成功。

国家的数字经济发展在加速,企业的能力构建需要一个综合工具箱和分析模型,将企业战略、业务、投资回报和数字化价值放在一起综合考量,理性选择自主还是外购、局部还是整体、分离还是融合、先解决内部管理还是外部拓展等问题,既要考虑风险还要考虑价值,以综合能力构建体系,确保项目的选择和实施优先度。数字化转型是一个马拉松,需要比较长的时间,同时,条条大路通罗马,企业要稳扎稳打,逐渐达到能力彼岸。

预判-能力构建

能力构建一:内部数字化优先于外部数字化

基于大量案例研究,内部的数字化一定优于外部数字化。企业先做到内部的万物互联和数据互通,然后实现数据资产的智能化管理,再去做生态建设。尤其对于传统的工业企业,降本增效的核心在于内部的数字化水平。

能力构建二:通过开放加速工业互联网建设

对于将来要做平台的企业,从产品的生命周期考虑,在数据层、信息层、知识层和智能层会形成新的基于平台的分享知识结构体系。通过标准化加速设备连接与互联、通过数据共享加速平台价值共创、通过人机交互加速智能化改造、通过平台群打造韧性+弹性经济体。赋能中小企业打造专业隐形冠军。

能力构建三:战略意义优先于商业价值

从目前国际的科技竞争以及数字化竞争大背景来看,数字化转型首先是战略意义,再是商业价值。工业互联网要打造现代工业体系,其核心是把整个工业体系内部的连接效应做起来。从资本层面看,企业和投资人要有战略定力和耐力,从战略视角站在产业层面思考问题,在这个过程中,CIO的战略视野更加重要,需要站在董事长层面思考数字化对企业未来业务发展的影响,数字化对企业来说不仅仅是赋能,更重要的是引领。

能力构建四:多能力融合

关键技术能力要有体系化的思考和设计。基础设施和平台价值都是应当重要考虑的问题。此外,在全球激烈的竞争情况下,从供应链的角度思考数字化的定位同等重要。

能力构建五:构建竞争护城河

数字经济把传统能力的竞争优势门槛提高了一大步,生产要素、生产力和生产关系都会发生改变,对企业发展规模、速度、成本和收益都会产生潜在和长远的影响。企业通过数字化转型在打造和构建新竞争优势,传统的竞争优势有些已经失效。同时,竞争优势不是单一的能力结合,它包括技术业务融合度、技术应用范围、技术新颖性以及技术催化新商业模式的能力。因此,CIO应具备能力护城河,像董事长一样思考问题。

能力构建六:对标价值链打造新竞争优势

数字化转型道路上,中国企业实际在价值链或者供应链方面正艰难的向上攀升。企业希望成为供应链和平台的链主,在高价值端发挥作用。这取决于六个要素:高韧性、硬科技、构建多生态、运营弹性、抗风险的能力以及净利润附加值的提升。如果企业通过数字化转型,在供应链中的地位和能力发生改变,那么在新一轮的经济竞争中就可以占据优势。


  • 观点
  • 农业
  • 采矿
  • 制造
  • 食品饮料
  • 烟草
  • 鞋服纺织
  • 家居家具
  • 化工
  • 钢铁
  • 机械装备
  • 汽车
  • 能源
  • 建筑
  • 批发零售
  • 交通物流
  • 住宿餐饮
  • IT/互联网
  • 通信
  • 软件信息

推荐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