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电网:数据资产拓荒者

  • 2021-08-06

  • 来源:

来源丨能见

姜文紧盯着屏幕。他是海南电网公司数字化部总经理助理,他和他的团队紧张的观察着电脑里台风应急处置系统的各种数据变化。这是该系统自开发以来第一次在全省范围内试用。

几天前,受台风“烟花”影响,浙江杭州、宁波、绍兴、舟山、嘉兴等地风雨不断,对浙江电网安全稳定运行和民众用电造成严重影响。

接到防风防汛应急的姜文丝毫不敢松懈。他面前这套处置系统是海南电网公司智慧保供电的重要组成部分,主要针对解决台风停电信息依赖人工统计,耗时长且准确性不高、数据偏差较大的情况。

这套处置系统在台风肆虐的天气中成为海南电网的“定海神针”之一。系统完善后,其功能覆盖“灾前防、灾中守、灾后抢”全环节,可实现站外停电智能研判、停电监控“一张图”、实现无人机智能勘察等功能。

华北电力大学教授葛建宏认为,台风带来的狂风暴雨对电网输电线路的破坏非常严重,轻则使其出现小故障,重则损坏设备以及导致整个系统崩溃。台风对于配电网的影响主要体现在设备损失方面。大规模的输配电线路跳闸、杆塔倒塌、断线现象,难以避免。

自电网公司建立起庞大的数据信息库开始,南方电网的数据力量便已显现。

海南电网的做法只是南方电网利用数据资产释放要素价值的一个案例。对于海南电网及其背后的南方电网来说,数据信息及其利用是一份支撑着公司持续、智慧发展的无形资产。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首次提出将数据作为生产要素,在2020年4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简称《意见》),明确指出要加快培育数据要素市场,包括推进政府数据开放共享、提升社会数据资源价值、加强数据资源整合和安全保护。

随后不久,南方电网董事长孟振平对公司提出“做好数据资源的开发、利用、保护,挖掘数据资产价值,充分发挥数字化发展的放大、叠加、倍增效应”的要求,加快推动公司数据向“资产化、要素化”的方向突破和演进。

今年以来,南方电网着力推动数字电网、数字企业、数字服务和数字产业建设,走出了一条有南网特色的数字化转型之路,同时助推了我国电力产业的高质量发展。

如今,南方电网一个开放、共享、智能的业务模式雏形已然形成。在这个“数据变革”中,数据要素的价值实现,犹如一座由数据中心底座建设、数据资产赋能和数据价值创造三层结构组成的金字塔,对数字新产业、新模式、新生态的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南方电网的数据资产不仅提供了内在价值,也为其它行业和社会提供了广泛应用价值。

对内,如广西电网通过配电网规划数据分析应用,实现规划业务全过程从线下到线上、规划收资从人工到自动、规划编制从单机到联网的转变,为电网现状问题分析可视化、规划方案编制智能化提供可靠、可信数据支持,推动了电网规划业务数字化型。

广东电网广州供电局(下称“广州供电局”)则面向内部用户,实现数据应用覆盖广州局全部专业和单位,大大提高了工作效率。如其推进指标报表中心建设,推进50多个二级考核指标的需求调研和开发,同时,收集业务部门和基层单位报表需求,上线报表99张,49张报表已实现系统直采直报,减少117张手工填报报表,减负率达57.64%,在提高效率的同时,提高了准确率。

南方电网既生产数据,又采集数据,在我国整个数字电网建设中,处于重要位置。作为一个企业,南方电网已融入国家的能源数字化建设中,承担重要角色。在社会层面,其电力数据资产的作用被放大。

面向外部客户,广州供电局与市政数局、公安局、人社局、住建局等部门开展合作,参与广州“智慧城市”建设。它们利用电力数据,建立“散乱污系统”,通过开展电力大数据采集、清洗、分析,建立筛查模型,助力政府开展“散乱污”工业企业和场所综合整治行动,从500万用电户中,筛选出26万用电数据异常的用户,大大减轻政府人员排查工作量。

不仅如此,广州供电局通过对接数字政府,共享了政府10大类外部数据,例如市公安局的四标四实,规自局的土规、控规数据。广州供电局也以数据服务形式共享了复工复产、电量数据给政府。目前其与政府之间是无偿的数据开放。

云南电网则用数据更好地服务于扶贫。该公司依托公司数据中心,聚焦政府部门、金融机构、生产企业、公众客户等各方数据需求,挖掘电力数据价值。为社会无偿提供了“电力复工复产指数”、“电眼看脱贫”、“在滇指数”等电眼系列数据产品和智能调度解决水电弃水应用场景,助力政府精准施策、乡村振兴、科学防疫、打造“绿色能源牌”等工作。

为了更好挖掘数据要素价值,南方电网各分子公司纷纷跨界到互联网公司取经。

广州供电局与广州移动公司、广州联通公司、华为、阿里交流过数据管理与大数据应用。移动和联通在利用大数据分析客户画像,提供优质客户服务方面有很大的成效。而华为在数据管理方面有深厚的基础,而且组织架构和企业文化也与国企相似,所以很容易获得共鸣。

阿里的中台理论还启发了广州供电局的数据管理体系构建,虽然后者并没有使用阿里的产品,但在建模方面,借鉴了阿里的数据中台理念,快速支撑上层应用建设。

至此,南方电网走出了“比特管理瓦特”的坚实一步。

未来,南方电网希望可以加速数据对外服务产品孵化及落地。如广州供电局争取在2022年以前,落地3~5个能产生价值带来收益的数据产品。同时积极参与国内数据要素市场,促进数据流通,充分激活电力大数据价值。

新兴事物需要政策支持。如广州供电局提出几点希望:希望将其作为数据要素市场的先行者和试验田;希望在资金方面得到更大的支持,信息化资金向数据应用、数据资产管理等方面倾斜;数据和平台方面,希望可以更简便地获取数据,并自主开展数据应用和对外交流合作,在平台方面有更敏捷的技术支撑。

先行者是拓荒者,也意味着南网参与数据要素市场面临诸多困难和挑战。比较普遍的问题有五大类:

一是数据开放的制度法规还不完善 。目前公司内部数据共享的问题基本得到解决,但是对外开放方面,由于缺乏国家层面明确的政策和法规指导,企业与政府之间、企业与企业之间的系统壁垒和数据藩篱现象仍旧严峻,导致数据开放难度大,要素市场无法高效形成,数据尚未能充分流通。

二是数权体系尚未建立。企业目前所掌握数据的“权责利”还不够清晰。数据确权是目前横亘在数据要素市场建立前面的一大难题,需要多方共同努力,求同存异,从价值出发,让各个市场主体都能在相应权属中获益,方有出路。

三是数据流通交易的技术体系亟待突破。目前随着可信计算、联邦学习等多种技术的研究和应用加深,逐渐形成了以诸多企业建立的联盟为主体,在主体内通过相关技术实现数据交易流通的局面。但由于企业之间数据共享意识不高,信任体系尚未形成,所以局限性还是比较大。

四是数据价值评估尚无统一标准。南方电网公司虽然制定了试行的数据资产定价方法,但数据有其不同于其他要素的特点,通过数据资产价值来评估数据产品和服务定价在操作层面还需要进一步打磨,需要以场景化的方式不断通过实践去完善提升,通过多方参与,彼此认同,逐渐形成共识。

五是数据安全和隐私保护问题更加严峻。随着国家数据安全法的颁发,引来众多关注。数据安全法其最核心的价值是以分类分级的方式给数据要素的流通保驾护航,也就是说企业要推动数据开放或者交易,需要通过数据分类分级来开展风险识别与防范策略制定,有了清晰的评判标准就有了边界,有了边界就敢用力。所以总体来看,数据安全法的颁发对数据要素市场是促进作用,当然还有一系列的执行层面需要加以细化。

尽管如此,毫无疑问数字革命和能源革命的深度融合将成为大势所趋。未来,数据将在经济发展中成为更加重要的生产要素。而南网做为领军者,期待将数据资产盘活,激活数据要素价值,为响应国家战略部署,培育数据要素市场共享南网力量。

  • 新闻
  • 能源
  • CIO
  • CDO
  • IT
  • 数字化

推荐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