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陀资本投资合伙人秦毅:大数据+人工智能=数智化

  • 2021-08-18

  • 来源:

来源丨腾讯新闻

“本文由 星陀资本投资合伙人秦毅 撰写并投递参与由数据猿&上海大数据联盟联合推出的“行业盘点季之数智化转型升级”大型主题策划活动之《2021中国企业数智化转型升级先锋人物》榜单/奖项的评选。

随着科技的发展,以大数据、云计算、边缘计算、人工智能、物联网等为代表的数智新技术逐步走向大众视野。回顾历史,从人类学会保存与利用火,到后来工具的发明,再到后来数次工业革命,我们不难看出,科技创新是人类社会进步的源动力,也让人类更高效地享受世界所带来的乐趣,其中,始于上世纪的信息革命更是为我们当下的数智化创造了前提与基础。

很多科技创新是源自军事领域需求,例如计算机是因二战时期美国军方计算炮弹弹道需求而诞生,而互联网的雏形ARPANET则是美苏冷战时期的产物。虽然源自战争,但以二者为基础的科技创新却在今天赋予了人类更加美好的生活。

同时,科技创新彼此间相互依存,互为基础,呈现出不断迭代与螺旋式上升的趋势,所以当下的互联网、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无法孤立存在,需要互相并存、促进、推动及演变,所以数智化是多种技术和创新融合产生的必然的结果,可能是某个阶段与过程,而非终局。

科技创新无疑是国家战略的一部分。客观来说,我国部分高新技术领域同世界先进水平间仍存在差距。比如信创产业,其核心在于通过行业应用拉动构建国产化信息技术软硬件底层架构体系和全周期生态体系,解决核心技术关键环节“卡脖子”问题,为中国未来发展奠定坚实的数据基础,这是《中国信创产业发展白皮书(2021)》的定义,我想其中所体现的是国家对于科技创新的态度,而数智化作为科技创新在IT行业的落地,也有着很大的机遇和空间。政府的数智化转型、企业的数智化转型升级,包括“数字中国”的提出都为整个数智化行业提供了逻辑基础。

目前,数智化主要分为以面向基础型技术、通用型技术、前沿技术的基础研究为主的基础层,以及基于人工智能、区块链、物联网、大数据等技术创新与产业应用为主的应用层。然而,半导体产业基础层研究同发动机制造类似,均依赖大量相关技术积累与产业链条的搭建,尽管在科技强国行动纲要指引下已取得长远进步,但在逆全球化趋势的当下,仍面临着一定程度的挑战。

相较于研发周期、成果转化周期长的基础层,在技术应用层面发力在短期更显务实。近年来,我国在城市大脑、智慧城市等应用层面进步显著,国家也在此前明确提出数字中国战略,从战略层面支撑了数智化趋势。宏观的趋势带来了微观的机会,所以我认为,当下中国的创新,更多还是技术应用模式层面的创新,而当前中国的数智化转型升级,本质上是由科技创新所驱动,由国家助力,以企业为单位,基于数智新技术的模式创新探索趋势。

亘古不变的逻辑

基于技术的不断创新和发展,从云计算到大数据,从大数据到人工智能,各种概念和提法层出不穷。我认为各种技术的融合是加的关系,云+大数据+人工智能+...=数智化。所以从数字化到数智化是一个必然的趋势,就是会这样发生的,同时也不会停歇,还会继续发展。

所以,当前越来越多的人在谈论数智化颠覆产业、重塑商业模式等,但在我看来,即使没有国家层面的推动与国际形势赋予的压力,数智化仍将会发生,因为其背后的深层逻辑,自古以来并没有发生任何的改变,都是在社会的进步和提高人类的生活质量服务。

以商品交易为例,早期人类以以物易物的交易模式为主,后来有了小推车,有了大商场、大超市,但是这些都是带有地域属性的,和相对的信息不对称,这是因为没有良好的传输和技术以及存储。现在有了互联网,有了电商,我们可以坐在家里买全球。双十一的时候,我们可以买到全球性价比最好的商品,同时我们还能追踪购买商品的物流。现在后台客服已经是机器人了,24小时处理来自全球的业务。这一切都是科技带来的福利,这里面有存储、算力、数据、AI,有所有最先进的技术作为支撑。

所以在我看来,数智化并非转变与颠覆,而是基于科技水平发展,社会自然演替下的必然趋势。数智经济时代下,即使没有上层的驱动,企业也终将在优胜劣汰中,通过数智化实现适者生存。

传统企业数智化转型的症结与驱动力

传统企业对数智化转型是既渴望,又恐惧的。传统的企业可以看到数智化的大潮已经迎面而来,不能抗拒、不能阻挡。传统企业的对手不在是他们脑海里的那些对手,而是不断的冒出来的互联网企业,他们利用技术优势形成降维打击。一夜之间,市场极度变化,传统企业是一脸懵圈的时候,市场颠覆已经完成。

在我看来,数智化转型应先转变人的理念与企业的认知。而一般来说,这类企业的管理者不具备数智化转型的能力,决策大多根据以往经验“拍脑袋”而定,即使强行开展转型,也会因缺乏管理层自上往下的有效推动而难以铺开,无疾而终。

其次,这类企业往往因为被降维打击了,经营情况收到了影响,没有足够的预算为数智化转型投入成本。以服装制造业为例,以前当业务表现良好时,企业重点在生产与销售板块,货品供不应求,赚的盆满钵满,即使产品出现了线头等瑕疵,只需要雇佣专人在生产线上检查即可,而非投入大量的成本与时间来实现数智化。

反之,当业务表现相对较差时,企业只能从成本端、生产端找办法,最直接的就是裁员。柔性生产线,数字化打版、图像识别技术等数智化应用才会放到案头,但是预算又成为了拦路虎,同时这些系统也不是一蹴而就,而是需要一定的开发和部署时间,这与企业着急改变现状的需求又产生了冲突。再者,也因为传统企业原来的管理模式、思维惯性会和数智化产生抵触,数智化的进程可谓困难重重。

但是数智化的进程是不可逆的,要么顺应这个趋势,要么消亡。

我以大家都在说的客户驱动为例。如何了解客户,如何营销,如何让客户为产品买单。如果客户不买单,企业就不能良性发展。但我在同传统企业从业者的接触中却发现,许多传统企业时至今日,都难以回答一个问题,即我的客户群体到底是什么,客户画像是怎样的?这反映出其对于客户的不了解,即使了解,也很少有企业会投入大量成本去将流程打通。

以元气森林为例,自诞生起便以数智化与资本双轮驱动实现了快速扩张,所以元气森林虽是做饮料业务,但却具备极强的数智化基因。基于此,元气森林对于目标客户群体的把控十分精准,打造出涵盖前期调研、用户画像,再到产品研发、营销、数据采集与分析等诸多环节的数智化运营体系,从而通过数智化实现了业务水平的提升。

数智化未来的趋势与担忧

在我看来,数智化未来趋势中有两方面值得我们注意,一是物联化,二是全数智化转型。

物联化很好理解,即通过物联网升级优化原有的概念、技术与应用以实现万物互联与智能。智能电网、智能家居、智慧城市等都是物联化的体现。其实我们现在的人也在物联化,我们在户籍系统的体现的就是一个ID,身份证号。

而全数智化转型,作为区别于当下相对片面的数智化转型产物,则是从数智化由 2G到2B到2C 传递的体现。2G 层面主要是信创,以数字政府为代表的应用,具有一定的产业引导作用,尤其是在国家安全层面一定是应用最为先进的技术。2B 行业更偏向于应用层,大型企业的数智化转型会是定制化的,中小企业应用 SAAS 为主,而 C 将作为最终的受益者而存在,但也因此会付出一定的隐私作为代价。

虽然各环节仍存在有诸多挑战,但随着云计算、物联网、人工智能等技术的深度应用,先觉醒的企业仍然将逐步通过生产装备智能化升级、工艺流程改造和基础数据构建,完成数智化转型,未能完成过渡升级的企只能业在此过程中被淘汰。

当然,这必将进一步改变我们现有的世界,由此也可能引发各式各样的新问题。包括隐私、数据安全等等。我国在今年出台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数据安全法》,也在某种程度上防止了数据领域的无序发展。

所以在未来,科技向善,一定还是主声调。如何避免因技术发展而产生的社会问题,消除技术本身具备的风险从而发挥好的一面,或许将成为国家、企业及个人需要思考与探索的新议题。

  • 新闻
  • 观点
  • IT/互联网
  • CIO
  • CDO
  • IT
  • 数字化

推荐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