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迪设计贲锋:突破思维枷锁,与逆境共舞「ASK A CDO 03」

  • 首席数字官

  • 2021-03-25

  • 来源:

 

文丨付媛媛 编辑丨鹿普禾

来源 | 首席数字官

数字经济时代,数字化转型成为必然趋势。2020年,一场疫情更是加速了企业数字化转型的进程,越来越多的企业,意识到数字化的必要性和紧迫性。而贲锋身处的建筑设计企业信息化基础相对薄弱,如何尽快的补足信息化的缺失,通过数字化转型让企业重生,成为建筑设计企业面临的重大挑战和机遇。

在2020-2021中国数字化年会的现场,【首席数字官】专访了启迪设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信息技术中心主任/高级工程师贲锋,他对数字化有着深度的见解,在2020年度中国数字化转型与创新评选中荣获“年度数字化贡献人物”奖。

贲锋认为,企业在数字化转型中的核心难点是数字化转型中业务拓展及创新能力不足,对数字化转型基本逻辑认知不清。数字化转型首先是信息化和数字化提升,信息化是通过网络化、标准化、流程化来解决企业基本的管理问题,是渐进式创新;而数字化转型是解决企业的生存问题,是一种颠覆式的创新,需要在“道”、“法”、“术”三个层面通过系统性思维去考虑问题破解难题。数字化转型首先应站在“道”的层面,做好顶层设计,“道”是指战略层面和文化层面,要有数字化的战略、数字化的思维和数字化的文化;其次是站在“法”的层面,“法”是指数字化转型实践中的科学方法论。最后才是站在“术”的层面,“术”是指是大家广泛考虑的最佳实践、标杆案例和数字化提升与应用能力。

“有道无术,术尚可求,有术无道,止于术”,这句话用在数字化转型中非常贴切,是指如果不在战略层、文化层、组织架构层来做系统性、体系性的变革,仅仅在术的层面去考虑问题,那么数字化转型的失败率就会特别高。

启迪设计作为行业的领军企业,在信息化、数字化方面勇做先锋,公司领导一直注重信息化基础和数字化战略投入,使得企业信息化、数字化战略与企业的发展战略保持高度一致,并不断迭代与提升信息化和数字化实践。启迪设计是全国民建设计企业中最早引入协同设计思维的企业,较早的完成了成本的精细化考核,从粗放型的管理模式转向以全面费用预算制为基础的业财一体化ERP与数字化设计平台来解决信息化与数字化生产管理和企业发展中精细化管理问题。

在部署集团西北中心时,当时西北中心的团队为了做签署、交付和出版,需要坐飞机从西北到上海去盖章,再回到当地去做出版。而启迪设计很早就引入了完整的数字化协同设计平台,通过互联网方便完成从设计到数字化签署和数字化交付的过程。启迪设计在“十三五”开局之年就基本上实现了国家”十三五”设计行业规划中对企业信息化的基本布局和要求,完成了从信息化到数字化提升的基本数字化进程。

当然,在转型的过程中也存在一些缺失,一方面是组织的数字化思维和数字化文化还需要不断修炼,另外一方面是怎样融入产业生态、融入行业平台的过程。贲锋认为,要突破思维的枷锁,才能真正保障企业数字化转型的顺利进行。

以下是贲锋在2020-2021中国数字化年会的数字地产分论坛上的演讲内容摘要:

演讲主题《突破思维枷锁,从认知开始》

在一切的变局成为常态的状态下,不思变、不求变、不寻求变化路径的企业包括个人都将没有生存的空间和领域。贲锋在2020-2021中国数字化年会的数字地产分论坛中通过三个小故事,为我们导入突破思维枷锁对数字化转型的重要意义。从三个小故事中,我们可以看到,在数字化转型的过程中要注重思维的转变,从认知开始,突破思维枷锁。因为,用陈旧的思维方式和思维框架,用已有的认知来看待现在颠覆式的数字化转型和创新,远远不能够支撑和满足数字化转型的实践。所以,企业要更加关注思维的提升、增强思维的宽度,从垂直的传统思维拓展到水平思维和多视角思维的模式。

接着,贲锋通过国际知名咨询公司等业界对数字化转型艰辛,引入思维修行对数字化转型的重要意义。

麦肯锡认为:在数字化转型的过程中,有80%的企业是失败的。

AWS认为:在数字化转型过程中有70%多的企业转型失败。

贲锋解读到:导致数字化转型失败的原因并不是产品、系统以及软件,而是理解问题的思维方式出了问题,就像‘拿着旧地图找不到新大陆’,用传统的信息化思维来看数字化转型,没有认知的提升,不突破原有传统思维的框架,那么数字化转型一定不会成功。

突破思维枷锁的方法和路径也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每个人的思维变革都需要不断的学习,尤其是在数字技术、信息技术爆炸式创新的时代,只有通过提升学习能力,不断从信息雾霾中搜索和过滤出有价值的信息,进行整理帮助思维上的提升,利用创新思维指引新的创新和转型的实践。

当企业CIO作为一个数字化转型引领者,不能打破传统思维框架还停留在过去信息化实践中的项目管理的逻辑,仅关注怎样搭建一个系统,怎样组织、管理项目团队,不关注适应数字化转型的组织变革,没有把自己融入到核心业务数字化转型实践中,只作为一个技术的变革者,那么,他所带领的团队是很仅通过数字化系统建设实现企业数字化转型的成功。

关注底层逻辑,重新认识信息化、数字化以及数字化转型

2020年复杂多变VUCA世界里,在物理距离被隔离的情况下,我们感受到了数字技术的温暖。

在数字经济的浪潮下,面对复杂多变的环境,经验的末日已经来临。用传统的思维和认知,以及已有的经验去解决充满不确定性的问题,是没有办法寻求到答案的。BCG咨询公司的《商业的未来》中有一句话:面对瞬息万变、不可预测的复杂环境,一个能更快、更有效地调整自己、实现自我学习的企业,将会在市场中持续获得决定性优势。

企业在重大转型期,把握转型契机,才能成功转型而进入一轮新的生命周期。但怎样成功转型?这跟思维和方法有必然的关系,在转型的过程中,只有拓展思维宽度,从数字化战略到数字化工具,多维度的思考问题解决问题,“不要用战术的勤奋掩盖战略的懒惰”(雷军说)。不要仅关注标杆案例、最佳实践,而忽略了企业自身文化层面、战略层面的思考与规划。

很多从业者经过多年的信息化、数字化工作以后,忘了逻辑的起点是什么。

贲锋认为,做任何事情都要首先遵循客观规律,厘清事物本原,不忘初心,从逻辑的起点出发。

贲锋提到:信息化是数字化的底层工作,信息化是网络化、标准化和流程化,信息化建设与企业的管理成熟度和IT治理能力相关,如果一个粗放型的企业,没有完整的业务流程可循,没有制度可循,那么,它的信息化是很难成功的。就像“上ERP找死,不上ERP等死”这句话的底层逻辑,说明ERP是个好东西,但是上了 ERP未必所有的企业都能见到成效,其原因也许就是企业管理成熟度不足,也或许是企业IT治理能力不足所致;IT治理是要让信息化参与方利益最大化,在信息化实践的过程中一定要注意以价值导向关注信息化各方利益平衡。

数字化是由资源数据化、工作在线化、业务智能化、组织平台化、产业生态化等构成的,在这个过程中更注重提升数据价值(数据治理),以数据驱动,让数据说话。

数字化转型是一个系统化、体系化的转型过程,需要具有数字化组织能力、数字化产品与服务能力、数字化技术能力、数字化数据能力、数字化人才能力、数字化创新能力等。以数据驱动,在数字化转换和数字化升级基础上,进一步触达公司核心业务,以新建一种商业模式为目标的高层次转型。

把握机遇,顺势而为

回归到行业,2020年,住建部、发改委等13部门联合印发了《关于推动智能建造与建筑工业化协同发展的指导意见》,在建造全过程加大建筑信息模型(BIM)、互联网、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移动通信、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新技术的集成与创新应用,加快打造建筑产业互联网平台。

产业数字化生态即将形成,业内的碧桂园、广联达、万科等业内企业开启“数智设计与营造”之旅;业外的阿里、抖音、科大讯飞、等互联网企业大量招聘建筑事业部AI人才。跨行业、跨领域的“产业数智集成创新”蓄势待发。

面对常态化,瞬息万变、不可预测的复杂环境,行业数字化转型、产业数字化生态建设将踏上征途。在十四五的开局之年,启迪设计将根据现有的信息化和数字化情况,结合企业“十四五”发展战略做出新的数字化规划和思考。

  • 案例
  • 建筑
  • CEO
  • CTO
  • CIO
  • CDO
  • CFO
  • CMO
  • CHRO
  • CSO
  • 其他
  • IT
  • 观点
  • IT/互联网
  • 推荐
  • 大数据

推荐

    我要评论